广安汽车网

当前位置:

我的那些长辈们

2019/11/09 来源:广安汽车网

导读

“ 每个人都有长辈,当那些曾如此熟悉的长辈离我们而去的时候,留给我们的,只能是来不及的悲伤。”01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就在我心里想着放

“ 每个人都有长辈,当那些曾如此熟悉的长辈离我们而去的时候,留给我们的,只能是来不及的悲伤。”

01

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就在我心里想着放下电话的时候,耳边穿过一个声音,不大,但却足以让我震动:邻居家的那个老奶奶走了! 听过这个消息并确定它是真实的以后,我居然觉得很平静,好象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事情的产生似的,虽然我知道这是真实的,不容质疑的事实。

我开始理我的记忆,找出一些与那位奶奶有关的一些事情出来。

那位奶奶的先生是一个旧时候的老师,也就是所谓的私塾先生,很有学问的,最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小的时候,喜欢动不动就写写画画的,其中,这位老爷爷老师教给了我很多有用的东西。有一段时间,我看见老先生在写毛笔字,我来了兴趣,也想去试一试。老先生就把我当了他的唯一的学生,教我一些写毛笔的知识,比如笔法,蝇头等等一些我现在都还在用的东西。还有一段时间,我听我的姑父讲神话,不觉间对八卦感了很深的兴趣,因而老先生就又教我八卦的口诀,我现在都还记得:乾三连,坤六段;震仰孟,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老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太好。记忆中留着胡子,眉毛长,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他有一根拐杖,是从山上挖下来的一根形状奇特的小树做成的。小时候对什么都很好奇,看过电视剧里面的武功高强的怪人,常常都有一两件不同寻常的兵刃,那时候,就总是跑去这爷爷家把他的拐杖偷偷拿出来比画一番,这时候,老爷爷总是生气的吹着胡子在后面叫着,而我们一群毛孩子呢,则扔下拐杖作鸟兽散,剩下老爷爷一个人在后面...

有一段时间,老爷爷突然对画猫来了兴趣,他画的猫我到时见过,颇有几分神似,奇特的是,他画猫用的是毛笔,而最有特点的是他画猫身的时候,是将毛笔笔尖的笔须全部弄开,似刷子一般,再调弄墨汁,然后像刷子似得,涂抹。在我小的时候,还没有见过以后见到的水彩画,油墨画什么的,我以为老爷爷的这个方法,实在是高明极了。最少在那个时候,我认为老爷爷是极有知识的。

那个老先生,我的老师,现在也已经去世了。

而今,那位奶奶也走了。

我的那些长辈们

02

那个老奶奶,我只知道她生活的很是艰难,特别是当老先生走了以后。由于那个时候,我已经上学了,所以,很多关于那位奶奶的事情,我都是听别人对我讲的。

我能知道的一些,就是那个奶奶,书读的不多,在那个年代,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是,很有教养和规矩的一个人。这里所指的规矩,不是说很封建按规矩,而是指很懂礼仪。这大抵也和她的先生是老师有莫大关系。

老爷爷去世后,奶奶一人,显得特别孤独。 老两口听说到老到死都没有红过脸,那时候只是听大人们这样说。等到现在,在家结婚有了家庭,才知道,夫妻相敬如宾,一辈子不红脸是多么的难!

老奶奶家位于我家菜地必经之路上。有好几次,我去菜园摘西红柿吃,老奶奶看见了我,问我去干什么。我说摘西红柿。大抵也就是这些.

现在,老奶奶走了。总有一些淡淡的情绪再酝酿。

我本是一个感性的人,比较情绪化。但大多数时间,我都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以致看起来我是那末理智,实则,不然。有时,太理智,也何尝是好事,就比如这般,我原可以滑落几点眼泪,但是理智的呼声让我极力掩盖了内心的伤感。

该悲伤的时候,就没必要掩盖,抑或,就掩盖到底。

香港威尔刚

浙江西地那非原料药

印宫神油

多芬西地那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