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汽车网

当前位置:

我怀了闺蜜的孩子

2019/11/10 来源:广安汽车网

导读

脑洞屋与脑洞对话丨创造奇思妙想本文长度4220字,建议阅读5分钟丨第32篇原创帝造,你可以理解为是上帝给某些被选中的人重塑人生的

脑洞屋

与脑洞对话丨创造奇思妙想

本文长度4220字,建议阅读5分钟丨第32篇原创

帝造,你可以理解为是上帝给某些被选中的人重塑人生的地方。

进入到这里的人将抛弃过往的一切,姓名、身份,家人,朋友,甚至是自己…他们将开启另一段人生,而唯一还能保留的,只有记忆,旧的记忆,新的记忆…

我怀了闺蜜的孩子

1

周雨芹此刻正坐在一家冷饮店中焦急地等待着。

秦青推开小店的玻璃门,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秦青张望着,看到周雨芹在向她招手。

“怎么回事啊,这大热天的,突然喊我出来,电话里也不肯说。”秦青将包放在一边就翻看起菜单。

“电话里我不知道怎么说。”周雨芹有些尴尬地看了眼站在一边等待点单的服务员。

“就这个吧。”

“好的。”服务员迅速下完单,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秦青这才仔细打量起周雨芹,几天不见,她的两眼涣散无光,浓重的黑眼圈和浮肿的眼袋就算是再好的化妆品也掩盖不住,泛黄的肌肤上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面粉,她的这个样子,实在是说不出的难看。

“你看看你,这脸上都是些什么啊,跟涂了劣质化妆品似的,这粉,啧啧,还往下掉沫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见鬼了,好歹你也是个总经理太太啊!”

周雨芹咬着吸管,左手下意识地搓着耳垂,低头苦笑。这就是秦青,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总是能毫不客气地撕下她的伪装给她迎头痛击,可又是真真切切关心她的人。周雨芹是真的把秦青当作了自己的主心骨,这件事除了她或许没人能指望了。

周雨芹正想着,突然身子被人猛的一推,秦青已经坐到自己身边了。

“你倒是说话呀,是不是徐家明欺负你了!”

谁知道,刚一提徐家明,周雨芹的眼泪就簌簌地往下掉,“秦青,我该怎么办呀,家明他,他…呜”

“他怎么了,他真欺负你了?”

“他在外面有人了!”

“…”秦青一时有些语塞。

周雨芹泪眼婆娑地看着她,眼里尽是无助。

看到她这个样子,秦青有些不忍,但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毕竟她们是闺蜜。

“你亲眼见到了?”

“那倒没有。”

秦青暗松一口气,“那你胡思乱想个什么劲儿啊。”

“家明,他最近回来得越来越晚了,有时候甚至连家都不回!”

“哎,这事我知道,最近我们签了一个大单子,上面特别重视,他又是总经理,还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他不加班谁加班啊,对吧!”

“那就有这么忙?”

“真的特别特别忙,我就在这个项目里我能不知道吗?你放心,如果徐家明要是有点什么,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那不行。”

“哟,我的周大小姐这么快就要手撕闺蜜护郎君了呗?”

“哈哈哈哈”

……

2

“如果徐家明要是有点什么,哼哼,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你真这么说的?”

“那是,所以徐家明,你可得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我秦青可不是周雨芹!”

“知道喽,我的小宝贝儿啊!”

“不过话说回来,你没事别老往我这跑,该回家还是回家,雨芹那…我不想她这么难熬。”

“现在心疼起闺蜜了就要把我送回去了?当初不知道是谁…”

“得了,当时不是喝多了嘛,你少提啊!”

“我知道,你在学校就喜欢我。”

“是啊,可谁让你喜欢我们的校花呢,要不是为了接近你,我费得着跟她做闺蜜吗。”

“秦青,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

“我再能算计,有你徐家明能算计吗?”

“哈哈,是是是,不说喽,不说喽,别生气哈,搂我家秦青宝宝睡觉喽。”

周雨芹拿着手机,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这一坐就是一整夜,而徐家明又是一夜未归。

我怀了闺蜜的孩子

又过了几天,周雨芹来到秦青家找她。

“雨芹,你没事吧?你看上去特别不好。”

“没事,就是有点累。”

“哦,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你这是要出远门?”

“啊是,得去国外出趟差。”

“挺好的。”

“好什么呀,累死人了。对了,你还没说找我干嘛呢?”

“家明失踪了。”

“嗯?不可能吧,怎么回事?”

“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回家了,打他电话关机,发信息也不回。秦青,我是不是该报警?”

“就这事儿啊,放心,总经理只不过是出差了,他没跟你说啊?”

周雨芹无力地摇摇头。

看到她这个样子秦青心里很不是滋味,拉过她的手,苦口劝道:“雨芹,你这是何苦呢,过不下去咱就别过了,离婚吧。”

周雨芹不说话,只是摇头。

“为什么呀!你这么好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不行啊,干嘛非看上徐家明了!”

“你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了?离了他你还不活了?”

“是啊,离了他,我真活不了。”

“周雨芹!你看看你自己,这都成什么样了!当年那个神采飞扬的校花去哪了!”

“秦青,我一毕业就跟他结婚了,我没出去找过一份工作,我什么也不会,更何况,我已经30多岁了,哪家公司会要我这种人!”

秦青看着她,心里五味杂陈,这时的她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上天是公平的。

“秦青,我知道我很没用,但我真的没办法!我知道家明在外面有人,我也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在家好好享受他给的钱好了,可是我那可笑的自尊……我过不了我心里那道坎,你明白吗?”

秦青突然觉得很讽刺,两个原本要好的朋友,竟然为了同一个男人,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秦青?”

“啊,你别胡思乱想,徐家明那我会帮你盯着。你呢,现在就找点事做,比如报个班学学瑜伽什么的,这样你也不会成天待在家里围着一个男人转了。”

“你说的也对,找点事情做做或许能好起来。”

“对对对,别总想着他徐家明了,咱自己的日子还没过明白呢,哪有空搭理他。”

“对了秦青,我来你这之前无意间看到个什么培训班,叫什么什么帝造的,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一起去看看呗。”

“哎哟,我这不准备出差嘛,要不你等我回来的?”

“行,那你回来打我电话啊,我先走了,你赶紧收拾吧。”

“慢走啊,我回来找你。”

送走了周雨芹,秦青瘫坐在沙发上,或许,是该跟徐家明谈谈了,只是自己能管住自己的心吗?

「家明,我准备去机场了。」

「嗯嗯,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我去接你,爱你。」

秦青看着这条信息,第一次有一种烦躁的感觉。

离开秦青家的周雨芹拨通了一个电话。

3

秦青与徐家明一同出现在回国的飞机上,是的,秦青所谓的出差不过是为了去找徐家明。

“你怎么了?从我这次见到你就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就是有点不舒服。”

“你不会是,怀了吧?”

“嗯?”

“宝宝,你是不是怀了?!”

“你小点声,吼什么吼,我告诉你我没怀孕!”

“啊?没怀啊,诶宝宝要不咱俩要个孩子吧。”

“要你个头,雨芹怎么办!”

“离婚呗,还能怎么办,我早就想离了,是她不肯,我又怕把她逼急了给我整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的糟不糟心啊。更何况当时咱们这项目在关键期,我也就没空管她,现在正好这事儿也步入正轨了,我打算近期找个机会跟她摊牌,这日子不过了。”

“别啊,你先别急。”

“能不急吗,你放心,我会给她一笔钱,房子也留给她,我不会亏待她的。”

“徐家明!”

“你怎么了,最近这几天怎么老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要是真怀了你可千万别瞒着我,我肯定会负责的!”

“你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

“好,我不说话,不说话,你想,你慢慢想。”

徐家明看着一脸疲惫的秦青嘴角不经意地露出一丝冷笑,他将手肘放在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搓着自己的耳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怀了闺蜜的孩子

一下飞机秦青就迫不及待地给周雨芹打电话,可是没人接。

“你赶紧回家一趟,我打雨芹电话没人接。”

“没人接有什么,或许在洗澡呢,你紧张啥啊。”

“我不知道,就觉得心里没着没落的,你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那行,我也是很久没回去了,我就去看看,你乖乖回家啊,我晚点找你。”

“嗯嗯,你快去。”

目送着徐家明走远,秦青的心才算是稍微放下了点,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么多年的处心积虑不就是为了从周雨芹手里赢得徐家明吗,可是现在,为什么偏偏犹豫了?

秦青轻轻抚上小腹,我的孩子啊,你可真会挑时候来。

4

周雨芹失踪了。

徐家明那天回到家就觉得不对劲。家里收拾得特别干净,冰箱里还放满了新鲜的水果和蔬菜,就仿佛周雨芹只是去隔壁串了个门。

可是,家里关于周雨芹的一切都消失了。她的衣服,生活用品,护照等等等等,全都不见了,仿佛这个屋子从来就没住过一个叫周雨芹的女主人,更匪夷所思的是,徐家明明明能在家里嗅到周雨芹的味道。

得知周雨芹失踪的秦青越发不安,她也搞不清这是为什么,但似乎将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徐家明去警局报了案,顺便把该办的手续都办好了,对于他来说,周雨芹的失踪反倒是件好事。

秦青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来了,徐家明像是勤劳的蜜蜂一样天天围着她转。徐家明的表现让秦青心里舒服不少,她没想到徐家明竟然会这么期待他们的孩子,或许,周雨芹的失踪真的是老天眷顾她!

可就在她安心待产的时候,她发现了徐家明的异常。

已经有好几个同事偷偷地提醒过她,徐家明最近与前台新来的小姑娘走的很近。一开始,秦青看到这些消息总是一笑了之,因为徐家明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但渐渐地,秦青发现了异常。

虽说她现在是怀着孕不方便,但基本的亲亲抱抱徐家明都满足不了,后来,甚至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她了。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徐家明的好是有区别的,他的好仅仅是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附带品罢了。她用了很多法子来试探徐家明,但所有的结果都证明了她并不是想多了。

这个认知让孕期中的秦青变得敏感而脆弱,同样的,也让照顾他的徐家明变得更加的不耐烦。

之后,俩人之间的争吵就如同家常便饭一般,而有关徐家明在外拈花惹草的消息则每天都在不停得敲打着秦青那紧绷的神经。

她要逃离徐家明!

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一天,是产检的日子。

秦青趁着徐家明去取药的间隙逃了出去,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徐家明,他一怒之下开着车就追了出去。

秦青不知道,在她身上,早就安了定位器。

徐家明双眼通红地盯着前面那辆出租车,脚上的油门却不松开半点,他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两辆车,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砰——”

5

才过了三天,秦青就醒了,医生说她和孩子都能平安无事简直是个天大的奇迹。

秦青闭着眼躺在病床上,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搓着耳垂,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隆起的肚子,脸上看不出表情。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一条短信。

「交易完成。此消息5秒后自动消失。」

秦青看着手机,5秒后,手机重新回到关机状态。

手机屏幕映射出了她此刻的样子,秦青用手缓缓抚上这张熟悉的脸,嘴角的笑意逐渐放大。

她赢了!

帝造,给你重塑人生的机会。

进入到这里的人将抛弃过往的一切,姓名、身份,家人,朋友,甚至是自己…他们将开启另一段人生,而唯一还能保留的,只有记忆,旧的记忆,新的记忆…

配图:jin young yu

福利时间

不灌胶狂飙

够远算西地那非

西地那非类药物

那有壮阳印度神油厂

标签